购物网站大全,促销活动
当前位置: 买得易 > 名酒

最近都出了哪些经典款,一封公开信引发的期酒大战

导读: 信中质疑了波尔多列级酒庄联盟在期酒周正式开幕前为詹姆斯·沙克林(James Suckling)等极少数酒评人组织期酒品尝这一不可理喻的举动。期酒到底有什么...

信中质疑了波尔多列级酒庄联盟在期酒周正式开幕前为詹姆斯·沙克林(James Suckling)等极少数酒评人组织期酒品尝这一不可理喻的举动。

期酒到底有什么意义?

米歇尔·贝塔纳这个旗帜鲜明的声明再加上英国葡萄酒大师杰西斯·罗宾逊(Jancis Robinson MW)之后在博客上发表的声明,我们希望这个由波尔多列级酒庄联盟组织的期酒品尝会需要认真反省一下并尽快做出改进了!

米歇尔·贝塔纳(Michel Bettane)

信件正文:

亲爱的斯莱薇(Sylvie),二十多年以来,我和我的酒评团队每年都忠实地、诚恳地与其他媒体同行们同时出席联盟组织的波尔多期酒品鉴会,多年来从未缺席。

无奈,从一开始,联盟内的一些酒庄成员便私底下为某些美国同行优先组织期酒品尝,继而又发展到法国同行,以便他们能早在所有其他同行之前发布酒评。这一荒谬的特权行径不但不尊重那些遵守游戏规则的人们,而且严重缺乏常识:众所周知,期酒是尚未成型的表现极不稳定的酒,大家都要“没有最早只有更早”地品尝,出来的结论能有多大的可信度?

遗憾的是,这一特权行径不但没被禁止而且越演越烈,直接导致那些遵守游戏规则的记者们为了不至于“太过落后”而不得不以最快的速度发表他们的评论,Bettane & Desseauve酒评团队便深受其害,我对此深感愤怒:这有违葡萄酒记者的职业道德,正如杰西斯·罗宾逊所强调:我们的酒评和分数不断被酒商和酒庄所引用和利用,我们决不能只为了“赶档期” 而草草发表。

如果酒庄继续在正式期酒周之前为少数媒体开小灶,为他们提前准备“特殊酒样”而不是同时为所有媒体提供统一酒样的话,这将是Bettane& Desseauve团队最后一年参与波尔多的期酒品鉴活动。

我很遗憾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但是我们无法接受詹姆斯·沙克林(James Suckling)在所有媒体开始品鉴的2-3周前就发表了他的酒评,也无法理解《法国葡萄酒月刊》(RVF)杂志居然可以有特殊的品鉴待遇。更糟糕的是,越来越多的大牌名庄不愿意自家的酒被盲品,而迫使记者们一家一家地预约然后一家一家地上门拜访,这与原先公平公正公开的集体盲品的理念完全背道而驰。

斯莱薇(Sylvie),请你相信,我依旧非常关心波尔多列级酒庄联盟的所有酒庄成员,但显然大家对此现状都漠不关心,我不得不做出反应。

斯莱薇·卡兹(Sylvie Cazes)没有直接回复米歇尔·贝塔纳(Michel Bettane),而是在《品醇客》(Decanter)网站上发表了回应:

http://www.decanter.com/bordeaux-2010/en-primeur-coverage/521064/sylvie-cazes-early-bordeaux-scoring-is-marginal-problem

Sylvie:UGC非常遵守规则

针对米歇尔·贝塔纳(Michel Bettane)公开信,斯莱薇·卡兹(Sylvie Cazes)的回复是,波尔多列级酒庄联盟(UGC)非常遵守规则。

“每年都有很少一部分记者在期酒(en primeur)发售前期品尝这些酒,我们都要求他们不能在期酒周前公布他们的品酒笔记,他们大部分都会服从这一项规定。”

斯莱薇·卡兹提到,波尔多列级酒庄联盟(UGC)没有权利控制媒体,也没有权利控制酒庄个体,酒庄的角色只是为了提供最好状态下的期酒样品给媒体品尝,提前公布品酒笔记这一现象只占少数。

“我们当然不能指示UGC的成员们或其他接待媒体的酒庄们如何去做,但我们相信这一类的问题还是非常少的。”

米歇尔·贝塔纳(Michel Bettane)继续写信给Decanter.com,斥责那些自认为是“超人 ”的酒评人,可以单凭短时间的品鉴、单个样品的品鉴,就武断地对一整个年份进行评价。

Michel Bettane:“越早获得的信息越可靠”说法实在非常荒谬

米歇尔·贝塔纳(Michel Bettane)在发表了他写给波尔多列级酒庄联盟(UGC)主席斯莱薇·卡兹(Sylvie Cazes)的公开信后,世界各大新闻网站及葡萄酒网站纷纷转载,公开信每到一处都引得网友们慷慨发言,大部分是支持的声音,当然也有反对的意见。米歇尔·贝塔纳就此接受法国日均点击率最高的葡萄酒博客的采访,对网友的回应做出回应。作者是尼可拉斯德·洛因(Nicolasde Rouyn),http://bonvivantetplus.blogspot.fr博主。

BonVivant:咱们先从最难听的开始:有人说你就是妒嫉心作祟,不满意波尔多列级酒庄联盟(UGC)给詹姆斯·沙克林(JamesSuckling),帕克(Parker)和《法国葡萄酒月刊》(RVF)开小灶。你怎么解释?

Michel Bettane:首先,如果我提出同样的要求,毫无疑问,庄主们也会愿意带着自家的样酒到我所在的豪华酒店宴会厅里让我逐一品尝。我之所以不这么做,是出于对体制的尊重和职业道德考虑。其次,他们所谓的“越早获得的信息越可靠”说法实在非常荒谬。30年期酒品尝经验告诉我,期酒演变无常,对消费者来说,唯一可靠的信息就是所有酒评人在同一时期品尝得出的结论,而且最好是盲品。

BonVivant:还有人质疑问:“既然那么不满,为什么你还一场不拉地参加每一年的期酒周呢?”

Michel Bettane:我不但30年来一场不拉地参加期酒周,甚至比詹姆斯·沙克林(James Suckl ing)、帕克(Parker)和《法国葡萄酒月刊》(RVF)尝得还要早!从采摘前的葡萄,到刚采摘完还没进发酵桶的葡萄浆,到各种发酵阶段的葡萄酒,我每年的整个九月份都泡在波尔多, 这是我作为酒评人的工作。如果没有多年品尝葡萄酒在每一个阶段的表现和演变,如何判断它在某一个特定阶段的表现?如何在短短的五天内对几百款样酒下结论?论早我比其他酒评人和杂志都早,我甚至可以在尝完尚未发酵的葡萄浆就开始打分,但这对消费者有什么意义呢?

BonVivant:说到意义,在你看来期酒的分数到底有什么意义?

Michel Bettane:首先,期酒品尝的不是一款酒,而是酒庄临时调配的一份样酒,很有可能和最后装瓶的葡萄酒相差十万八千里。其次,每个酒庄根据大小都有几十个到几百个橡木桶, 我们品尝的样酒也就来自当中的三五个橡木桶。酒庄会根据多次调配的口感(而不是将来装瓶的版本,因为他们自己在这个阶段也没数)来选择样酒的最佳调配比例,有些酒庄只在乎装瓶后的表现,有些酒庄则是样酒调配的天才。在这个阶段,对酒评人来说,真正可靠的信息一是该年份的整体质量,二是每个产区的整体表现。当然我们也会给每一款样酒打分,但这个分数只具参考价值。

BonVivant:我听说你品酒的速度比别人要慢?

Michel Bettane:这是每个人的工作方法问题。有些酒评人把酒含在嘴里20秒,然后花45秒思考该怎么写,一分半钟以后一份酒评加分数就诞生了,好,下一款!消费者应该相信这样得来的结论吗?我每一款酒都要尝4-6遍:采摘前的葡萄籽,采摘后的葡萄浆,发酵时期不同阶段,期酒,装瓶后,花的时间一定比别人要多。

BonVivant:为何反对有些记者每品完一款样酒就把分数发到推特上的做法?是不是因为你打字比较慢跟不上时代的脚步?

Michel Bettane:和其他酒评人一样,我们在品尝每一款样酒时都会打分,但绝对不会马上公布,因为我们知道,在品尝完该产区的所有样酒,对这个产区的整体表现有一个大致概念之后,之前的打分往往会有不够客观的地方,需要做出调整。然后你说的没错,我打字的确很慢....。。

BonVivant:你认为是否有必要推迟每年期酒周的时间?四月份的期酒还是太年轻了?

Michel Bettane:期酒周何时举办可不是由我决定的,这得问举办方波尔多列级酒庄联盟(UGC)。三十多年前期酒的初衷是为了帮助酒庄解决现金流问题,但今时今日这显然已经不再是问题了。为了整个行业的良性发展(其实最终也关系到酒庄的利益),我们应该正视消费者的权益,作为媒体来说,最基本的就是向他们提供真正可靠的信息。话说回来,如果期酒周真能改在每年的11月进行,我和我的团队都将非常欣慰:这个时候的样酒才可能和最终产品有任何可比性。

博主后记:我个人很惊讶地在英国杂志《品醇客》(Decanter)的网站上(而不是在任何一家法国媒体上)看到波尔多列级酒庄联盟(UGC) 主席斯莱薇·卡兹(Sylvie Caze)对米歇尔·贝塔纳(Michel Bettane)的公开信的回应。大家认为波尔多还在乎法国本土市场吗?


文章标签:

Amiibo | Grand Order

您可能也感兴趣:

人头马等多款洋酒产品卷入塑化剂风波,最近都出了哪些经典款

最近都出了哪些经典款,一封公开信引发的期酒大战

最近都出了哪些经典款,香港名酒拍卖会:推出张洹设计奥纳亚酒标佳酿

最古老的拿破仑干邑将在英国出售,最近都出了哪些经典款

你知道这些吗,一次世界大战沉船发现千瓶百年干邑

关键词: (版权信息:www.maideyi.com 买得易购物大全 )
今日热点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