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物网站大全,促销活动
当前位置: 买得易 > 服饰

那些年,Alexander McQueen在纪梵希的日子

导读: 一九九六年夏天,有关于纪梵希可能发生变化的谣言四起。七月,吉安法蓝科‧费雷(Gianfranco Ferré)宣布离开迪奥,此举开启了一系列诱人的可能。 麦昆对于接不接这个职位感到矛盾,于是寻求他人的建议,这对他来说很不寻常。

一九九一年十月,包括李、阿黛儿和蕾贝卡等几名时尚班的学生,集体跑到巴黎,尝试讨票进入秀场看秀。“对于伦敦的时装学生而言,偷偷潜入秀场,显然是一种成人仪式,”时尚作家玛丽咏‧休姆(Marion Hume)说,“中央圣马丁的学生……,对这件事最拿手了。”1他们搭乘火车和渡轮,然后住在墙壁剥落的便宜旅馆。蕾贝卡已经拿到了纪梵希(Givenchy)的秀票,她记忆中,那场秀上全是“可怕的花朵主题礼服”。李也没有留下深刻印象,“我不敢相信你叫我看这场秀,”他告诉她,“烂死了。我才不会帮这样的牌子设计。”五年后,当蕾贝卡听到麦昆被纪梵希聘用为设计师的消息,这段记忆使她不免发笑。2

1991年10月,纪梵希先生于法国巴黎为Givenchy 1992春夏系列大秀谢幕。
90年代初期纪梵希先生喜爱以鲜艳的花朵印花作为服装系列主轴,图为模特儿示范Givenchy 1992春夏系列。

一九九六年夏天,有关于纪梵希可能发生变化的谣言四起。七月,吉安法蓝科‧费雷(Gianfranco Ferré)宣布离开迪奥,此举开启了一系列诱人的可能。

莎拉‧波顿回忆,“李以为他们要他帮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设计一只手袋。”被找去当纪梵希创意总监一事,让他紧张到不得不跑厕所。“我听说他们打电话给他之后,他把手机放下,跑去拉屎,再回来接电话,”安德鲁‧葛洛夫斯说。“他的第一个反应,是从家里的马桶上打电话给我,”莫瑞说,“他说:‘巴黎那边给我这个工作机会,如果我接了,你会跟我一起去吗?’我说:‘好啊,为什么不呢?’”

麦昆对于接不接这个职位感到矛盾,于是寻求他人的建议,这对他来说很不寻常。爱丽丝‧史密斯试图说服他拒绝,她相信他无法应付巴黎的精英主义。在此同时,伊莎贝拉‧布罗则希望李能够让她担任顾问,因而恳求他接受。最后,李同意,LVMH给他一份草约。在十月初,德玛‧布罗打电话给他的会计师约翰‧班克斯(John Banks);因为知道他会讲法语,所以请他看一下合约内容。

约翰回到格洛斯特郡去拿护照,第二天早上搭火车去伦敦。他在斯温顿(Swindon)车站买了一份《泰晤士报》,打开看到标题“法国时尚如何看上英国人的设计”,底下则是一个关于麦昆如何被聘到纪梵希的故事。“我不知道他们是否意识到,他们差一点就弄错了,因为他们显然在我与李谈话之前就准备要印了,”约翰说。

Alexander McQueen与Isabella Blow摄于2003年。

一九九六年底到一九九七年初,对麦昆而言,是一段疯狂时期。他在十月中旬签了纪梵希的合约,他只有十一周的时间准备在一月为该品牌举办他的第一次高级订制时装秀。

这场延迟了一小时的秀,是由马可斯‧轩肯伯格(Marcus Schenkenberg)主导,他是当时世界上最高薪的男模,饰演希腊神话中伊卡洛斯(Icarus)一角。他被米拉喷洒金粉,全身只穿戴了一双巨大的翅膀和一块腰布,轩肯伯格从屋檐上的石头阳台上观看了整场秀。坐在前排的,有美国版《Vogue》总编辑安娜‧温图、她的同事哈米许‧鲍尔斯、设计师阿泽丁‧阿莱亚、德国摄影师彼得‧林博(Peter Lindbergh)、戴着一顶像卫星天线盘的黑帽子的伊莎贝拉‧布罗,以及穿着购自伊凡斯(Evans)百货格纹西装的乔伊丝‧麦昆。观众对时装秀的反应是分期的。麦昆知道自己本来可以做得更好。

第一场纪梵希大秀令人失望的经历让他受了伤,而且伤得不轻,但他试图坚忍,并且导正工作的角度。“我不认为时尚就像治愈癌症或艾滋病——或者说是为了治愈任何其他的事,”他说,“说穿了,那不过就是衣服罢了。”

伦敦时装秀之后,麦昆只有十二天的时间,为他的第一个纪梵希时装系列做收尾动作。该场秀在巴黎的马肉市场(La Halle aux Chevaux)举行,其地板是倾斜的,以“排出室内石地板上的血”。秀前,这个地点就引发了大众关注。3时尚编辑们流言蜚语,排演期间,音乐声大到让下水道里的老鼠抓狂,因此维修人员不得不密封下水道,以阻止鼠辈蜂拥而至。“狗屁,”听到此事的一名美国记者回应。4“如果那是真的,亚历山大‧麦昆会把下水道的入口弄得更大一点。他会喜欢让老鼠乱窜的。”

1997年3月发表的秋冬女装系列是Alexander McQueen为Givenchy设计的第一个高级成衣系列。
在Givenchy 1997秋冬高级成衣系列秀上,模特儿全都顶着前卫夸张的茅草假发亮相。

秀评大多是肯定的。先前批评过麦昆的科林‧麦克道尔,说这个系列展示了“爆冲的女装,是你所能想像最不妥协的性感设计”,以“令人惊讶的确定和自信”呈现出来。5然而,麦昆获得最多媒体报导篇幅的,不是他的新系列创作,而是他在接受《新闻周刊》杂志采访时,不假思索地把他的评论者与纳粹相比。“希特勒摧毁了数百万人,因为他不明白;很多人也是这样对我,因为他们不明白我在做什么,”他说。卡罗‧马隆(Carole Malone)在《周日镜报》撰文回应:“如果他不能找到办法解决他的工作压力(毕竟这只是时尚),他可能很快就会发现,自己穿着精神病院的约束衣(当然是设计师款),被强行从伸展台上带走,拿单程票到精神病院去。”6

一九九八年三月,麦昆为纪梵希推出了一个连他最苛刻的批评者都满意的系列。前一年十月猛烈批评他纪梵希秀的布伦达‧波兰,说他“已经减少花招,并且运用他招牌的俐落剪裁,来产生一个强大的、有克制的新装系列,连休伯特‧德‧纪梵希本人都可能愿意挂上自己名字。”7影星凯特‧温丝蕾坐在时装秀的第一排,她来巴黎,是为了试穿麦昆为她于当月稍后要出席奥斯卡颁奖典礼所设计的蜻蜓刺绣礼服。虽然她没有以“泰坦尼克号”赢得最佳女主角奖,她的礼服被认为是“今夜我最美”,而那年稍后,她也将穿着麦昆的礼服,嫁给她的第一任丈夫。8

Alexander McQueen操刀设计,并且大获好评的Givenchy 1998秋冬高级成衣系列。
凯特温丝蕾身穿由Alexander McQueen设计的Givenchy蜻蜓刺绣礼服,出席1998年奥斯卡颁奖典礼。

注: 1 ‘Inside London, The Groupie’, Marion Hume, American Vogue, January 1997 2 Interview with Rebecca Barton, 1 February 2014 3 ‘Chanel and Givenchy Traditions’, Amy M. Spindler, New York Times,14 March 1997 4 ‘Do You Think It’s Me’,Colin McDowell, Sunday Times, 23 March 1997 5 ‘Do You Think It’s Me’,Colin McDowell, op. cit. 6 ‘Oh Malone!’, Carole Malone, Sunday Mirror, 16 March 1997 7 ‘Fashion: The Ravamp by “Yoof” Pays Off’, Brenda Polan, Financial Times, 14 March 1998 8 ‘The Oscars: And the Best-Dressed Actress Award Goes to…’, Melanie Rickey, Independent, 25 March 1998


广告、专案等商务合作,请发信至:[email protected]


文章标签:

Amiibo | Grand Order

您可能也感兴趣:

那些年,Alexander McQueen在纪梵希的日子

毁掉”纪梵希,郭德纲又盯上LV

纪梵希设计师推出回家系列服饰,明星们都在用的品牌

你知道这些吗,纪梵希Givenchy发布2017服装新款

最好先了解这些再做选择,纪梵希南京德基广场精品店隆重开业

关键词: (版权信息:www.maideyi.com 买得易购物大全 )
今日热点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