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物网站大全,促销活动
当前位置: 买得易 > 服饰

网络发达的年代里,时装周能继续吗?

导读: “时装周会不会有一天就消失了?”这是近年来全球时尚圈人士经常在茶余饭后聊的话题。世界的变化快得让人迷惘,科技不断加速度发展,传统时尚工业的各个操作面向逐渐受到挑战,过去一百年来从设计、制造、销售的既定流程不但即将被颠覆,整个时装周是否也将面临重整或崩坏呢?这是个开放性的问题,截至目前为止,我尚无最好的答案,然而我只能在时装周的现在与未来存在性的观察上,进行大胆的假说。

“时装周会不会有一天就消失了?”这是近年来全球时尚圈人士经常在茶余饭后聊的话题。世界的变化快得让人迷惘,科技不断加速度发展,传统时尚工业的各个操作面向逐渐受到挑战,过去一百年来从设计、制造、销售的既定流程不但即将被颠覆,整个时装周是否也将面临重整或崩坏呢?这是个开放性的问题,截至目前为止,我尚无最好的答案,然而我只能在时装周的现在与未来存在性的观察上,进行大胆的假说。

如同前面所有章节中所陈述的当前时装周现象,它有如各类型商展般的重要性是无庸置疑的;但是形式上,未来的变化值该往哪里走,这不仅是时尚产业得关心的,更应是所有商展系统皆会面临的课题。只是就时装周来说,它的结构体与影响的相关层面既快且庞大。一般商展模式,最基本的影响层面是订单上的表现,也就是产业中最直接受益的面向;当然,同步也间接造就了像是从世界各地飞来观展、参展者所需花费的旅行、住宿、交通与膳食上等各个项目的支出,能在展区地刺激出不小的商业活动力。而相对应到时装周上,则不单是一般商展的间接性延伸,其还向外扩充至更难以想像的范畴,简单归纳,像是承包时装秀的制作公司、公关公司,时装秀里必要角色的模特儿、化妆师、发型师⋯⋯等,一场时装秀所带起的相关经济规模之大,也绝非一般商展所能比拟的。而串联所有时装秀的时装周,其对当地生计的影响,或是为产业带来的正向动能,更蕴含着不可轻忽的重要意义。如果谁随意提出终止时装周的模式或存在,你想想,全球时尚业会掀起什么样的惨烈后果呢?实在难以想像。

相反的,难道因为时装周影响了庞大的经济活动规模,时装周就能躲过时代向前的推进力吗?从过往时尚工业在第二、第三次工业革命后的演变,你就能得知这样的猜想是不切实际的;千万别像鸵鸟将头埋在土里就认为安全,只要不碰触此令人困惑与焦虑的议题,就能躲得过时代变迁列车的逼近。在第四次工业革命后,它必然会转向,只是不确定会需要花多长的时间转向、该怎么转罢了!所有人都应该以开放的心态面对,并严阵以待。

现阶段的时装周,依我的观察,当然还未到生死存亡之交。只是在一项项科技研发更新的影响下,参与时装周的品牌们被迫不再能关起门来、阻隔外力自作主张地决定一切;敞开大门成为趋势所在,倾听市场与大众的声音,变成非做不可的事。如此变化,实已偏离服装产业从二十世纪初至今针对特定群众所做的Trunk Show形式,以及时装周自八○年代后,以业内人士为主的沟通逻辑。现在,因为智能手机的高清与高便利性,以及社群媒体的高扩散力,进而使时装秀原本限于特定受众才能入门观赏的模式,逐渐发展到线上同步直播时装秀的态势。时装周期间每一天、每一场秀的产生,都以零时差的同步模式,快速地在网络上散布着,只要你打开手机、打开网络,所有最新的时装秀,便能直送到你的眼前。这是当今时装周的现象,而这般光景也不过是2010年后快速进展而来的。

对于被动吸收讯息的消费者端而言,立即看到最新的时装秀必然是令人兴奋万分的。反观,对提供讯息的品牌与媒体来说,却是个恐怖的过程,而且这令人不胜负荷的恐怖状态会一路延伸到终端商品上架的销售,压力绝对也是呈倍数加乘(参考第161页,“数位之下的新时代多工乱象”)。因此,资深设计师如Jean Paul Gaultier(2015年春夏后)、Viktor & Rolf(2015 年秋冬后)最终选择放弃不断加速度发展的时装周与相对应的成衣市场,转而回到原始慢速高端订制服的高订周,重回单纯做精致服装的本质上,再度拥抱那个不被一堆未竟的设计系列追着跑、不被高成长数字的要求追着跑的日子,只要稳稳地做设计、完成每一件顾客委托的任务就好。未来,还有多少设计师会加入ready-to-wear(成衣)时装周的逃兵之列,我无法预估,但是这个因科技发展,而让高端时尚益发像是新蜕变版本的高阶版“快时尚”的趋势,该如此继续推衍下去吗?时装周又该以什么样的姿态进化呢?时装周如何才能得到最大的便利性与市场性呢?

法国设计师Jean Paul Gaultier决定于2015年春夏后,不再推出成衣系列,仅专注在高级订制服。
Viktor & Rolf设计师Rolf Snoeren(右)及Viktor Horsting(左)。

首先,我们先来设想,当时装周在愈来愈注重观赏者的传播力,以及如何在网络世界热热闹闹地宣扬时装秀主张时,诉求花俏式的影响力也凌驾至商展逻辑的订货价值之上;时装周的意义,无非成为一个提供聚集一等一高质量时装秀的平台,品牌们来这儿做秀,无非是为了加深与时尚产业的“共荣”声量。但是,只剩下这般价值的时装周,真的会让所有高阶品牌或设计师们依旧愿意成为当中的一员吗?如此,各个品牌所获得的相对利益够高吗?

我会提出一箩筐的问句,是源于近年来Chanel、Louis Vuitton、Dior、Gucci、Prada⋯⋯等高端品牌纷纷对偏商业性的早春(Chanel称为工坊系列)或早秋(亦被称为度假系列),经常声势浩大地选择在不同国家的特殊地点作秀。由于每个系列只有单一场,品牌总是费尽心力将全球重量级媒体、部落客、名人与VIP们带至当地看秀,即便所费不訾(若未谈特殊合作,通常媒体或一般部落客参与时装周的费用皆是由品牌担负费用前往),但唯有将所有人关在一处看秀,才能收到最集中火力的Facebook与Instagram上的全球洗版强度,宣传力既完全贴合品牌调性,网络转发文或讯息的力道往往也不仅限于一天或一篇而已。所获得的关注量,绝对比在一年两季的时装周更为密集且专一,不会快速被下一个品牌的时装秀给立即淹没了。但是,若四大时装周上的服装公会能因时制宜想出未来的应对之道,让品牌们依旧认同留在此地做秀的价值时,我想,时装周依旧可以继续前行。

另一个问题是,若时装周可以继续存在,但是在科技解决了时尚人士得如候鸟般每年两次的飞到四大城市看秀、下单的问题时(在此先不考虑以虚拟取代实体时装周会减少多少当地相关产业的收入),品牌们为了节省预算以及提高效能,也决定让时装秀可以让所有人轻轻松松在家守在电脑前,舒舒服服地看秀,有如亲临现场般的感受时,会需要什么样的科技做辅助?VR技术的纯熟是必要的,好让每个人从戴上VR头盔的那一刻,就有如来到了精心打造的时装秀场中,你还能和世界各地同时间上线的媒体与名人们闲话家常等秀开场。当然虚拟的秀场环境,必须得让百年来的实体秀场空间的规划权,换上由数位影像的工程师们捉刀打造,听起来不可思议吗?你想想,当线上游戏已经跨入高段数的虚拟世界逻辑时,时装周的虚拟时装秀还算是天方夜谭吗?只是,这一切或许还得经过十几年的演化才会达到最好的样子,甚至必须得有相关游戏规则的精心策画才行。当时装秀真正进入了虚拟的感官时代,可能还有更有趣的事情即将发生,只不过这“有趣”将带来什么样的背后压力,在于所有业内外人士是否对相关的前进思维已经做好准备了呢!

作者/廖秀哖 现任《Harper‘s BAZAAR》国际中文版总编辑,曾任《美丽佳人》杂志服装主编、《费加洛》杂志时尚总监,苹果日报副刊时尚组组长,拥有逾二十载的时尚媒体经验。与台湾时尚生态一同成长,走过瞬变媒体圈,褪尽绚烂外衣专注于时尚本质,擅于洞察媒体、时尚与艺术变迁,提供大众经过沉淀与淬炼的厚实观察。

买书做公益: 《BeautiMode》创意生活风格网邀请您透过此连结购书,由此所得的收入将全数捐赠给香园基金会。


广告、专案等商务合作,请发信至:[email protected]


文章标签:

Amiibo | Grand Order

您可能也感兴趣:

网络发达的年代里,时装周能继续吗?

【时尚产业一周要事】BoF颂扬多元反遭痛批、美对欧盟精品课关税、上千品牌联手反击Amazon假货、H&M获利止跌回升、2019时装设计新人奖揭晓

2019时装设计新人奖出炉!香港新锐陈星彤抱得首奖一万美元

巴黎时装周/迪丽热巴、杨丞琳看LV美好年代 克罗伊摩蕾兹眼妆有勇气

台湾设计师林尹培衮操刀制服 星宇航空以未来科技重返美好年代

关键词: (版权信息:www.maideyi.com 买得易购物大全 )
今日热点
热门阅读